从今天开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已经黑黑到底
人人生而平等
恋爱不分性别

山矾·路

二十四番花信风·山矾

群内活动

有意向的话可以勾搭的呦ο(=•ω<=)ρ⌒☆

欢迎私信我呦~(´v`)

群号是457280463呦✧(≖ ◡ ≖✿)x3

或者加qq也可以嘞~ 2475645803= ̄ω ̄=

各种欢迎勾搭:-D

 

-------------------------------------------

1.

我来了。

我不记得这是第几个冬天,这是最冷的时候。我找不到该在这个季节开放的花,这儿旁边的不知名的树却开花了。

原来他坐拥着这个季节的花,并不需要我再带给他什么别的色彩。

白色的花围绕着这个小地方,花香混着冷气被吸进胸膛,我就像呼吸着他的味道。

这个地方鲜有人来,没有人发现他。也是这花也鲜有人发现。

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节过来,以往我选在百花盛开的阳春三月,那时候的花很好买,但那时候这花不开。

我注意到了,这一路上的树,或多或少都缀着点儿白花,他们相对而立,它们的叶子一模一样,它们的枝干高挺着,就像是相对无言的情人。

2.

我将一路走来折下的花从旅行背包里倒出来,倒在他身上。我想象着他沐浴着花香,微笑着把头发里的花捏出来放到我头上,吻我的唇。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扬起嘴角笑了。

小百花掉在他的头上,他一动不动,笑得依然如故。

平静的就像遗照一样。

我轻轻地抚上他的脸,坚硬冰冷。可我无法把他拥进怀里,只能跪下去轻轻贴贴他的脸。

冰冷的玻璃隔开了我和他,我笑了笑,在他面前坐下了。他这样的冷淡让我都不知该说什么好,我有点恨他了。

他听不到我的声音。

3.

他的身后是林立的墓碑,他也是其中之一。

我没法怪他,也没法不怪他。墓碑上嵌着他的照片,被剪去了一半,他的臂弯里搂的那个人被剪去了,被剪去的那个人就是我。

照片上的他不满的咧着嘴角,看上去却是笑的。

我们的照片都很少,他又自带躲镜头功能,这张照片还是被我强按着拍下来的。

除了这张,其他的没有任何一张适合挂在墓碑上。

当初立碑时他爸妈和我爸妈快吵疯了,我坐在他们中间木然地看手机。

那时候我们用的还是诺基亚,现在我用的依然是诺基亚,他也一样。这个样子他怎么去买新的?

手机上有一张以前的照片,那时候被打印下来放在桌子上,还有一些其他的照片。

我来回翻着手机相册试图找到一张体面一点的照片,可我翻着翻着快哭了。

相册中保留的我们的岁月,我们七年的爱情,竟然不过寥寥几个画面。他躺在床上犯起床气,他坐在网吧里英俊的侧脸,他赤裸着身体坐在浴缸里,摆出调戏和诱惑的姿势,还有一张,我按着他的肩膀强制他看向镜头,拍下来一张我们俩唯一的合照。

其实我们的爱情也就这么简单,只要这几个场景就能概括。

最后我拿起剪刀将照片从中间剪开,拿走了我的那一半,离开了。

4.

我们的爱情有七年,只有我一个人的爱情竟也持续了七年。

二十多年前我跟他说亲爱的你得好好照张相省得将来死了没照片可挂。他那时候忙着打游戏,不耐烦的骂我扯什么淡,还说老子有的是时间去准备遗照不劳你操心,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

我笑了,我搂他的脖子狠狠的亲吻他的脸,说哥还不稀罕操心你呢。

我放开他摸出手机,说妞给爷笑个~他扭过头来恶狠狠的呲了一下牙。手机保存下来时他已经转过去了,留给我一张模糊的侧脸。

可没想到那时的话竟一语成谶。

他死了,死在我们爱情的第七年。我们还没有尝过七年之痒,他就永远的踏上了绝路。他把我们的爱情逼上了绝路。

那个晚上他玩我的手机,玩着玩着突然过来拽我的后衣领,他趴在我的肩上,把手往我衣服里伸,突然说,借哥操。

我转身贴上他的胸膛,轻轻吻他的嘴,说道,嘿,给你操。那语调麻得我都起一层鸡皮疙瘩。他大笑着拧我的腰,一副流氓地痞的口气,道,来,给大爷宽衣。

5.

那七年我们过得并不好,连带的家人也过得不好。

但那七年是我们最青春最放肆的七年,我们手牵手在坎坷的黑暗的路上苦苦跋涉,品尝着爱情的禁果,又酸又苦又涩又甜。

我和他的相遇是在高三,见的第一面,他站在学校那条情人路上,一下一下地扯身边绿柳的枝条,校服的白衬衫穿在他身上显得那么好看,修身的牛仔裤勾出他完美的腿型,修长苗条,漂亮的让人想干他。

我把数码相机举到眼前,拍下了第一张照片。他竟扭了过来,等着我就要过来抢相机。

那玩意可是老师交给我叫我带给校长的东西,我在他扭上来时狠狠给了他一拳,打在脸上。那张脸算不上很好看,却很清秀。

他嘴角被打出了血,娴熟地用大拇指揩去。我一看他这动作就知道这绝非善类。哥怕他?我们都是被这所高校抛弃的孩子,亲爱的母亲有几千名孩子,又有几个真正眷顾到?

最后我和他站在校长室被死老头骂的得狗血喷头,根本原因仅仅是我弄坏了他送给老婆的数码相机,直接原因是我打架了。

那张照片最终没有保存下来,不然他能比现在体面好多。

6.

有了他的前车之鉴,我每年都给自己好好拍一张证件照,整整齐齐地码在我的相册里。我把我和他以前的照片都打印下来也加在里面,翻着那些照片,跟看着我们的时间一样。

可他的时间永远的停在七年前那个雨夜。

我和他都已经从大学毕业三年,我们没有体面的工作,他在酒吧唱歌,我在外面干一些黑不黑白不白的事,在法律和道德的边缘来回晃悠。

我在周末会去酒吧和他一起跳舞,点他的歌,调戏他。周末的晚上他在浴室里放了水,我们在浴缸里做。

我们用三年时间攒了十几万,准备开一家小店,过一辈子清闲的生活。哪怕是一辈子没有孩子,一辈子没有结婚。等人过中年了去国外转一转,用我们那蹩脚英文。

我们甚至规划好了我们的未来,描好了点,只等曲线划过。

为了庆祝我们终于告别了过去的人生,我和他订了一张机票,飞去青岛看海。那时候刚过小年,天冷得让我不敢出门。我们在酒店住了一星期,在青岛的大商场和著名景点来回跑,有时候大半夜的坐在海边吹风,谈论天边的星星。

我们除了彼此都没有什么别的朋友,那个时候能理解我们的人并没有。

我问他我们的路究竟在哪,我们有未来吗。

他说我们的未来就在地平线的尽头,去追逐吧追梦者!我说我现在真想把你推下去。他说哦哦,谋害亲夫啊!我强吻他,威胁,今晚换我。

7.

如果你问我你最讨厌哪个城市,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青岛。

这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旅行,比大学集体出游喝醉就跟他上床还糟糕。

大一时我们和班里同学去延安,住酒店。我和他一间。那时候我已经跟他摊牌了,那是我们恋爱的第一个月,我们还只是牵牵手,接吻都没过。

晚上我们去酒吧喝酒,一帮子男孩女孩都醉醺醺的搭帮结伙,你扯着我,我扯着你,我们几乎是爬到门口的。女孩们比较收敛,她们把我们送回各自的房间后打着瞌睡去睡了。

我迷迷糊糊的爬向浴室,放水准备给自己洗个澡,他听见声音脱了衣服从门外进来,叫唤着,方全你快给爷沐浴。

我把他推进浴缸里扑到他身上狠狠地吻了他,他反手搂住我的脖子也回吻我。我的衣服湿透了,他一丝不挂,我舔他的身体咬他的锁骨和肩膀。

于是一切不该有的都有了。

早上清醒过来时他侧躺在我旁边,一丝不挂。

他脸上满是讽刺的笑容,说,小全子你可要对爷负责啊。

如果说我最讨厌的城市是青岛,那么我最喜欢的地方一定是延安。

8.

在青岛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而我得到他是在延安。

评论 ( 5 )
热度 ( 4 )

© 君王臣下0.o有病吃药尤为重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