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已经黑黑到底
人人生而平等
恋爱不分性别

山矾·路[4]

二十四番花信风·山矾

群内活动

有意向的话可以勾搭的呦ο(=•ω<=)ρ⌒☆

欢迎私信我呦~(´v`)

群号是457280463呦✧(≖ ◡ ≖✿)x3

或者加qq也可以嘞~ 2475645803= ̄ω ̄=

各种欢迎勾搭:-D

 

[3] 


一章一章看过来就发现热度越来越低了呢笑

-------------------------------------------------

19.

抱歉我又想起他了。

我不该再想起他的。

20.

我们的大学宿舍是六个人,有一张空床上扔着兄弟们有的没的杂物和垃圾。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的内裤找不到了只要到那看一看就行了。

然后我会看到花色不同的六七条内裤在肮脏的角落顽强地折磨着我们本就并不坚强的视觉和嗅觉神经,然后引动胃部的反应。

这些都是我的,但不一定都是我穿的。

他经常在迷迷糊糊中抱过来蹭我的脖子和背部,如数家珍,喏,你看那条黑蓝色的,我扔的,那条黄绿交叉的四角内裤,貌似是奇子穿过不要了的,上次一块去澡堂,记得不?那条红色的,就是大宝的,他当初还在澡堂里挥舞……

我感到他抱着我的腰的温暖的手臂和痒痒的摩擦感,内心的小恶魔蠢蠢欲动。

于是我转身大声吼道,三奇,宝,滚过来!把你们穿哥的都给哥洗了!

俗话说兄弟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是不是兄弟的老二就是我的老二?来排好队一个一个让哥给剪了!

那时候穷,是因为大部分的钱都花在新内裤上,剩下的一部分,又花在了火锅上。

21.

我们一个宿舍里仅有一台电脑,被当成老爷供着,用了两张桌子。

剩下的四张桌子拼了个饭桌在宿舍里好吃饭。

我们总是在宿舍里解决晚饭,四川版的底料,白菜开胃下面条收尾。大家成提的开洛阳宫,拿饭盒当酒杯,划拳罚酒。

吃饭的时候开着歌,输够一瓶就得唱歌,指啥唱啥。

我占据了地利守着鼠标给他们挑歌,一群大老爷们扯着嗓子疯一般的嘶吼着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哼嘿哈兮,快使用双截伦,哼哼哈兮,快使用周杰棍——

快滚过去加菜!我不得不猛拍桌子怒吼,然后宝的筷子从我的手上方飞快划过滚烫的汤汁落在我的手背上。

有的时候喝嗨了他们把啤酒往我脸上倒,张桐就关掉煤气偷偷换一首抒情曲,抱着啤酒瓶亮开嗓门,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

我挣脱三奇他们扑过来狠狠地吻他的嘴,说,你就是我的。

22.

毕业那年,他已经在酒吧唱了两年歌,我也在他那家酒吧做了两年调酒师。

我们有时候去酒吧给他捧场,我们有的时候也去唱K。

毕业典礼那天,我们叫了一大帮子人从酒吧唱到KTV,包了个间从半夜混到早上。

那时候大宝已经交到了女朋友,三奇家小妞还在,霸王花还占着我们家刘子,还有一帮子妞和哥们。

我和霸王花拼酒,,一杯接一杯的干。花儿把袖子撸起来,刘海也夹上去,大有不喝翻我就不是女人的气势。

他坐在我身边,有些烦躁。

他站起来去拿一个麦克风,咳了几声。

我扭头看,拍手,四爷要致辞了鼓掌!他们都跟着我拍起手来。

他却扭过头去开了一首歌,慢慢地跟着节奏摇。我不管他了,继续喝。

他开口,声音清亮婉转。我从没听过他唱这首歌。

23.

“隐藏自己的疲倦,

表达自己的狼狈,

放纵自己的狂野,

找寻自己的明天,

向你要求的誓言,

就算是你的谎言,

我需要爱的慰藉,

就算那爱已如潮水,

昨天太近 明天太远,

默默聆听那黑夜……”

24.

他说,大概是时候要跟你们说个事了,爷瞒你们了四年了。

宝懂装不懂,大声问,四爷啥事啊。

花儿也跟着起哄。

他接着说,爷是同性恋,爷喜欢男人。

他们都静下来,有些人露出了明显难以接受的表情。

他咳了两声,又开口,我知道对于你们来说这很不可思议,因为同性恋是不合法的。或者我们说她是违法的。但它依然是一种伟大的感情,或者说卑贱吧。你们中的有些人觉得同性恋不可理喻,觉得同性恋很恶心,觉得同性恋这都该死。很抱歉,爷过得比你们好。

所以……,花儿吃惊地指着他问,老四你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他笑了,说,没什么意思,就是,出柜。我喜欢的人就坐在你对面,你看他那张脸,现在你觉得恶心吗?

他对我勾了勾手指,我吃力地站起来,也许是喝多了酒,脚步虚浮。他抱住我,轻轻亲吻我的眼。

花儿说,我现在恶心了,没想到我跟一坨屎认识了三年多还称兄道弟,刘帆走吧。

刘帆说,我是理解……

花儿生气了,说你不走我走,就跑了出去。刘帆看了我一眼,也跑了。

有几个人站起来,又坐下去,又站起来。有的人跟着他们也出去了,有的人一言不发的呆坐着。

我扶着他的肩膀,把脸埋在他怀里,跟表演的猴子一样。

25.

大宝拍拍我的肩膀,说,老二你……

门被三奇重重地关上,有个女生问他,是真的吗?问完后吃吃的笑了。

他拍拍我的脸,说,来兄弟,抱一下。

老五说,真是的四爷你也真能闹,继续吧。说完他又开了一瓶酒,走过来浇到张桐头上。我趴在张桐怀里哭,听见老五说,二哥以前咋没发现你这么爱哭呢,早知道多整你了。

张桐说,你看,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三奇附和,二哥你看我们都是理解你们的嘛。音乐声响起,大宝哑着嗓子嘶吼,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26.

那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什么都不怕。

评论
热度 ( 4 )

© 君王臣下0.o有病吃药尤为重要 | Powered by LOFTER